美元理财,就选牛交所
美元理财 美元理财
扫码下载牛交所App
媒体报道 理财课堂 精选干货 公告通知 市场热点 每月总结 行业动态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牛交所 |2018-06-25

6月21日,小米在香港启动IPO路演。小米计划全球发售21.8亿股,招股价为17至22港元/股,预计最多筹资为479.51亿港元。小米预期于6月25日面向个人投资者公开招股,7月9日在港交所主板挂牌。

此次小米IPO前估值区间为550亿到700亿美金,据说是雷军主动调低定价,为了给小米上市后留足空间,也让投资者都有钱赚。

结合雷军所说的“小米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吗?”的暗示下,700亿美金的估值对应着极度乐观的假设,隐含重大风险;而实际估值和550亿美元不会相差太远。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就在两天前,小米果断暂缓了在境内CDR发行的决定,小米的回应也是支支吾吾。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小米与证监会的估值严重分歧应该是主要原因。

推迟CDR客观原因有两点——韭菜没钱,市场不景气。主观原因应该是小米没有做好双线作战的准备。

韭菜的钱要么被套牢在股市,要么被房子绑架;无房族望房兴叹,没钱投资也不敢投资;有房族变成既得利益者,相比投资A股和投资房产,每一个中国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就算有执着的投资者,在股灾之后这段时间被反复割,再强大的造血能力也不够股市吸,有心无力。在房地产的吸金效应下越来越吃紧的资金,以及割韭菜为国企输血的A股,再加上中美贸易战让股市跌的惨不忍睹,大家对未来的走势都没有明确的判断,自然会做出谨慎的决定。

而且当前市场环境十分恶劣,贸易战向全球蔓延,摩擦使得全球的市场都处在极度的悲观情绪中,市场普遍大跌。如果这个时候小米选择CDR回归,可能会对市场的流动性造成影响。简单来说就是大家都会去买小米,其他个股被抛出,进而可能导致其他股票都下跌。证监会担心小米CDR会引起大规模吸血效应,本来现在资金紧张,成交量萎靡,流动性很差,都买小米其它的怎么办?

正因如此,证监会为了为了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自然希望作为CDR首单的小米,能够以合理的估值上市,实现上市开门红,避免股价破发对韭菜信心的打击,也希望小米为别的新经济企业的CDR起到带头作用。

而此次港股估值再次缩水,从千亿美元近乎拦腰斩断,小米的高估值屡次被打脸,如今雷布斯还跳出来说把钱留给投资者赚。从雷军预估的2000亿美元断崖式下降到550亿美元,其中更多还是小米自身的原因。

雷军在路演上就关于估值从1000亿下调到700亿的问题,他回应“我不care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很多人问我到底是给小米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我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先不管雷布斯这番话是开玩笑还是说给散户打鸡血,如果要是全能型的企业,硬件和互联网最起码要五五开

虽然雷布斯嘴上说得好,但招股说明书却很诚实。2017年全年以手机为代表的智能终端收入占据营收的70%以上,而互联网服务业务则仅占8.6%,脱下互联网的外衣后,本质还是一家组装方案商。附带互联网属性的硬件公司,即便做到如苹果这般极致,也只能获得15倍左右的估值水平。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雪上加霜的是这种组装硬件商已经有前车之鉴,工业富联在A股跌成什么样子是有目共睹。工业富联就是富士康,富士康作为组装方案商被包装成高科技公司,包装成独角兽,结果在二级市场一露面直接现出原形。

这一点在证监会对小米84问中的第81问中,也得到了印证。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工业富联暴跌的惨状,就是在上市之时市场给予过高期望,估值过高,市场冷静之后,工业富联的大部分水被挤出的同时还有大盘的哀鸿遍野。反观香港市场估值相对客观,小米的投资人和雷军当然不想走工业富联的老路。

再联想之前港股IPO直接破发的美图、众安、阅文等等,这些估值虚高的公司血还没被冲干净。一级市场估值过高,留给二级市场的空间就太狭小了。小米要想变成大牛股,还得要看自身的业务模式,如果还是完全依赖手机等硬件,后面手持钢枪快马加鞭的OPPO、VIVO等手机厂商不会给小米留太长喘息时间。


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目前累计亏损为1351.63亿元,而且上市后,小米当年的利润情况也不乐观,对此,小米招股书特别提示了“可能存在大额为负”的风险。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此外,小米在6月14日的招股书中表示,未来五年内暂时没有股利分配的计划。这证明目前小米还不是一个拥有长期稳定盈利能力的公司。

上市当年利润可能大额亏损,可能会使股价下跌;同时五年内不分红,可能会降低一些投资者的投资意愿。看完财报,就会发现,小米估值一低再低并不是新鲜事儿。

五年内不分红有可能是根据小米的对赌约定:

“合格上市” 的上市地限定于香港证券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经公司持股 50% 以上的 A 轮、B 轮、C 轮、D 轮、E 轮和 F 轮优先股股东、该等优先股转换后的 B 类普通股股东同意的其他相似法域的证券交易所,且要求公司上市时的估值达到一定水平。

小米此前ABCDEF轮的股东,拿的是优先股。如果小米不能按时上市(2019年12月23日前),F轮之前的股东都可以赎回优先股。并且赎回价是以下列两者中高的价格:投资成本加年复利8%加已计提但尚未支付的股息,或者赎回时点市场公允价值。

小米的A轮融资早在2010年4月就完成了,也就是说最长的优先股投资者(A轮投资人)已经8年,ABCDE轮次投资人亟需套现。而且优先股投资者作为小米股票的大比例持有人,如果小米的估值被高估,那么抛售减持套现,对于优先投资人的诱惑力很大。

补充一点,小米联合创始人黄江吉、黎万强、刘德和洪锋,4人共卖出约1.18亿股,占基准发行股份的5%,套现20亿港币。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小米先在港股上市,对于A股市场是有利的。

按照经济体量,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每年增速平稳,但单看A股3000点上下的指数,好像又不匹配。主要原因就是A股中没有最能创造价值的中国公司,比如BATJ。他们不在国内上市,自然就不能给中小投资者带来利益,拉动不了经济;如果资金都流向房地产,会导致什么就不用说了。

CDR作为政治层面的考虑,证监会希望是能解决就业机会和直接带动实体经济的企业优先上市,比如之前的工业富联,药明康德之类,都是为了给国家解决问题的存在,都是为了2025在服务。同时CDR也更像是中概股回归的唯一道路,目的是吸引新经济企业的回归,如果这些巨头回归,那么A股市场的经济可能会得到改善。

于是,和BAT经历差不多,同时又是第一次IPO的小米成为了证监会的首选。小米为了多融钱,自然希望能够以更高的估值上市。而作为监管一方,则是为了挤压一级市场的水分,给二级市场韭菜充分生长的机会。

小米想要回归A股,港股一役不容有失。如果小米在港股IPO后,股价上涨,会带动A股中小米供应链的企业,同时也为日后的CDR试水,打下良好的基础;如果破发或是在上市后一段时间表现欠佳,那么小米也不会再是证监会的香饽饽,雷军也不可能用破发的成绩来说服A股投资者,更坏的是,独角兽会变成草泥马,不敢想之前买独角兽基金的韭菜们什么心情。

小米高估值屡遭打脸,雷军说是为了让大家都赚钱?

在今天上午的小米新闻发布会上的答记者问中,这些推论找到了依据——

问:前段时间小米推迟了CDR,同时小米也是港交所制度改革后首家以同股不同权上市的企业,您怎么看待在香港上市,以及发行CDR的差异化?在这个时间点上是有什么考虑?

周受资答:你问的CDR问题,首先这是中国资本市场非常重大的创新,我们也特别支持CDR的创新,小米特别荣幸成为首批试点的企业之一,这也是中国监管单位对小米的认可。在过去几个月,我们非常努力做了CDR相关工作,经过反覆讨论,为了确保试点成功,我们决定申请先在香港上市,然后择机找合适时间,再透过CDR上市,这也得到中国证监会等监管单位的支持。

问:小米基石投资者有三十几家入围,最后只选七家,而且都是中资,为什么没选外资,对现在的估值满意吗?

周受资答:关于估值这点很好回答,我们不能回答估值问题。谢谢有那么多投资者支持我们,这些都是和我们有非常紧密合作的投资者,他们占有的股权都是非常合理的比例。

在新闻发布会上,小米还透露为了“旨在褒奖他对公司的贡献”,奖励雷军共计价值13.8——17.9亿美元的股票,这是雷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赚到的。2014年,小米的估值为450亿美元,同时F轮投资开启,按照现在550亿美元的估值,F轮的投资者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复利年化收益赚取大概5—6%,倒是跑赢了余额宝。

那么雷军说的让大家都赚钱,要投多少钱,等多久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