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嘉宾直播 精选干货 公告通知 市场热点 每月总结 行业动态

美联储加息,易行长迎来上任后第一次挑战

牛交所 |2018-03-26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由1.25%-1.50%上调至1.50%-1.75%。这是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第六次加息。此外,美联储预计在2018年内还将会有两次加息。


特朗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美联储加息是板上钉钉,市场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预计到,因此对此次加息市场反应平平。

市场更为关注的,是中国的反应。


今天早上9点多,央行马上做出反应,逆回购利率上调,央行宣布:今日进行1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上调5个基点至2.55%。



消息公布后,A股由涨转跌,今日收跌0.53%。


实际上,逆回购仅仅是短期释放流动性政策,影响有限,并不似某些自媒体所宣称的“加息”。央行也发了一篇通稿解释了此次操作:


通稿中充满了安抚和解释,不过市场还是从这些举动里隐约嗅到了“加息”的味道。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因为市场对此早有关注:


  1. 两会刚刚宣布央行更换“掌门人”,新官上任必然会有新气象

  2. 自15年底首次加息后,美联储加息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而全球央行可能逐步跟进,这个时候,中国能独善其身吗?


若央行加息,将对股市、楼市产生巨大影响。


一. 2018年中国是否可能加息?


加息是给经济降温,意味着利率上升,市场上的钱“更紧张”了,因此对股市、楼市、投资行为等都是利空。


中国已经维持了较长时间的低利率政策,然而“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经济周期也是如此,长时间维持低利率,虽然有利于市场投资和消费行为,但是长此以往经济必然反应不良,以“放水”去维持经济的增长势必是不健康的,待到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央行手上也就缺少了较强的刺激政策。


所以17年一波强势的“去杠杆”政策, 可以看到监管层也是不愿意持续放水的。(链接:中国经济进入“下行清算期”,人民日报到底想说什么?


那么进入18年,央行有没有可能再来一把更猛的药,直接加息对经济进行降温呢?


目前来看,是有一定的可能,但即使18年加息,最多也是一次,像美国这样连续几年每年加几次是不可能的。主要原因有几个:


1.中国还不具有美国那样连续加息的基础。连续加息的前提是,经济发展非常好甚至有过热的趋势,因此需要加息给经济降降火,但目前中国并没有经济过热的情况。


2.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咱们的总理对货币政策的定调是:保持中性,松紧适度。因此突然转变为紧货币政策也不太可能。


3.新任行长易纲五月才即上任,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但今年央行改革还挺多的,不仅合并了银监会保监会,还有许多系统改革措施,可以看出是希望从深层次进行结构性的,系统性改革,可以说,工作挺多的,加息这事目前还不必要也不紧急,因此估计还排不上号。



4.人民币汇率已经好几个月保持稳定,因此美联储升息对中国央行的压力比较有限,央行并不一定需要跟进美联储的加息政策,这也是为什么刚才说到央行加息“既不紧急也不必要”。


因此,要说加息这个事,跟人民币汇率是有脱不开的关系的。


这里,牛姐就要给大家再科普一遍,美联储加息到底是怎么影响中国的货币政策的?


二. 简单来说,一个国家加息,相当于这个国家的货币的利率更高了,因此这个货币的吸引力增加了。以美联储为例,美联储加息,美元相比其他货币更有吸引力,其他货币相对美元贬值,资本希望流入美国。


很多时候,为了保住汇率,其他国家也要跟着加息,让自己的货币也变得有吸引力。

但是刚才说了,加息本身就是利空投资和经济增长,比如中国,如果为了防止人民币贬值而加息的话,也是几乎利空股市、楼市等各个方面。大家可能看过的关于“保楼市还是保汇率”的讨论,就是这个逻辑。


所以,美联储加息,使美元升值,几乎是利空所有其他国家。如果其他国家不跟着加息,那么会导致货币相对美元贬值以及资本外流,如果跟着加息,是利空经济增长的。


那么为什么中国不怕美联储加息呢?


主要有两点:

1.从去年中美元开始走弱。可能是市场在此前已经透支了对美联储加息的影响,美元在15年快速上升后,在17年中持续走弱,因此人民币贬值压力变小。


2.中国还有更“简单粗暴”的一招,叫做外汇管制。这一招使得中国哪怕美元再强势都不怕,所以15、16年人民币相对美元贬值的时候,外管政策也是屡出奇招,终于遏制住了资本外流以及人民币相对美元贬值的势头。

经济学上有个理论叫“不可能的三角”,而对中国来说,目前这种状态就是牺牲资本自由流动,来稳定汇率的。

“不可能的三角”理论,意思是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三者是不可能同时实现的。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相对美元的汇率稳定,要不就要牺牲资本自由流动,要不就是采取和美国一样的货币政策。

港币,和美元的汇率就是紧紧锁定的,同时港币也是自由兑换和流动的。而要达到这一点,就必须牺牲货币政策独立,所以基本上,美联储做什么,香港当天就跟着做:


而对于中国,既希望人民币和美元汇率稳定,又不希望紧跟着美国的货币政策,那就只能继续资本管制的路子了。


实际上,要说央行货币政策,只讨论对内是否加息,而不提人民币汇率,很容易以偏概全。


三. 比如,在两会总理报告里,说完货币政策保持中性后,就开始说人民币汇率了:


货币政策保持中性,松紧适度。同时也要保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国际定位,保持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稳定地位。


那么问题来了,如今人民币和美元已经相对稳定了,那么央行有没有可能再进一步,逐步放开外管呢?


可以说,大家对于这一点是有所期待的。毕竟,人民币国际化是大趋势,而人民币国际化和太过严格的外汇管制,自然不太匹配的。所以外界对易行长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资本管制逐步放开这一方面,是有较大期望值的。


不过,牛姐个人认为,18年外管政策应该和货币政策一样,都是延续17年较为保守的态度。因为,美国毕竟还在加息周期,虽说美元出乎意料的弱,但毕竟还要继续加息,少到一年,多到三年都是可能的,因此这个时候放开外管,似乎不太现实。


然而这是一个必然的方向。从保监会和银监会的合并可以看出,是想作出一些根本的改变,新任掌门人也被外界认为是“改革派”。


牛姐个人认为,18年易行长的主要注意力可能还是在于“内部矛盾”,从以前的“一行三会”改为“一行两会”就是个大举动,先把内部改革的阻力去掉,巩固央行绝对领导地位,其次才是考虑加息以及人民币国际化。


这些任务,说起来就不容易,做起来就更难了。


所以,易行长,任重道远。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