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理财,就选牛交所
美元理财 美元理财
扫码下载牛交所App
媒体报道 理财课堂 精选干货 公告通知 市场热点 每月总结 行业动态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牛交所 |2018-07-09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我不是药神》火了。上映首日票房破三亿,IMDB评分8.2,豆瓣评分9.0,淘票票评分9.5,猫眼评分9.7分。

本片根据陆勇的真实事件改编。程勇是一个穷困潦倒卖保健品的小贩,人到中年仍然孑然一身,生意惨淡,妻子离异、亲生儿子即将跟随前妻移民、老父亲卧床不起;怎么看都是彻头彻尾的中年loser。这时,白血病人吕受益告诉他:自己已经无力负担瑞士格列宁一盒4万人民币的售价,期望在印度有关系的程勇能够帮他代购拥有同样疗效的印度仿制药。

影片主线并不复杂——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患者难以承担高价救命药,从而寻求走私低价救命药。但电影背后的问题是,在正规高价药与低价走私药,人情和法理,道义与使命中,你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慢粒白血病患者需要长期服用格列宁维持生命,这种药物定价一盒4万,只够吃1个月,那么一年多少钱?对普通家庭意味着什么?正如电影中那位老太太说的:“警察同志,我求求你,不要去抓那个药贩子,你要是抓了他,我们就得等死啊,我想活,我不想死!”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但是,不管多贵,药也不能停。格列宁之于慢粒白血病患者就像空气,一旦断药,病情就会恶化。慢粒白血病的发病演变分为慢性期、加速期和急变期。恶化到加速期后,哪怕重新开始服药,也效果甚微。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某某为了患绝症的家人,卖房卖车,不惜举债治病”的新闻。确实,中国治疗白血病和癌症的药物贵出天际,像电影的原型人物——陆勇,在2002年开始服用格列宁,几年间自费近60万。陆勇这样经济条件较好的白血病患者毕竟还是少数,更多的是像电影里那样的抗风险能力较低的普通人。在昂贵的药品定价体系中,穷人是病不起的。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但比绝症更绝望的是,明知有病,却治不起。慢粒白血病患者被称为最幸运的癌症患者,只要定时服药,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甚至还有停药的可能,这也是很多人不愿放弃希望的主要原因。无论是刚成家的青年,还是年过六旬的老人,知道有药可医都想紧紧抓住这一丝希望。

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的爆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男主人公有相当的经济储备可应急,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可联系,有大量的亲戚资源可调配,是一位标准的北京的中产阶级。而结果,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面对接踵而来的意外的束手无策。人、财、物,在疾病面前如此渺小。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看完片子很多人说,制药公司心太黑,吃人血馒头;中国制度不行,能治绝症高价药全是自费,应该纳入医保。但是他们可能没有想过,靶向药能卖到几万块一瓶,那是因为这是你买到的第二颗药,而制药公司研制的第一颗药,要几十亿美金。制药公司是为了盈利,如果没有盈利谁还会去拼着巨大投入研究新药?这就是死循环。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还有人说,其实电影里谁都没错,只是立场不同。在大病面前,没储蓄没保险的人,就没有选择的权力。大病面前,要么打开存折看余额,要么打开保单看保额,如果两者都没有,那么只能自求多福。

说穿了,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6月8日,国家癌症中心主任赫捷表示:我国恶性肿瘤5年生存率已从10年前的30.9%提升到40.5%。

上升较显著的有:子宫体癌,由55.1%上升至72.8%;甲状腺癌,由67.5%上升至84.3%;宫颈癌,由45.4%上升至59.8%;骨肿瘤,由17.1%上升至26.5%;食管癌,由20.9%上升至30.3%。其中,食管癌等肿瘤的五年生存率已高于部分发达国家。

这意味着在医疗水平快速提升的当下,癌症等大病重病已不是绝症,但没钱治疗却是谁都救不了的。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在治疗大病的过程中,有许多检查治疗项目、疗效好副作用小的药品还都是自费药,医保不会报销。美罗华是医生必推荐的治疗淋巴瘤的药物,其单支价格在2.5万左右,5支一个疗程。治疗肾癌和肝癌的多吉美,每月1盒,每盒2.3万,需要持续服用到患者不能临床受益为止。一个人得了癌症至少需要40万的医药费才够。

一个人得了重大疾病意味着什么?

  • 短则一年、长则数年的治疗和看护;

  • 巨额的医疗开支,还有后期营养费和护理费;

  • 意味着大部分人没有了收入,影响事业;


总之,一旦不幸患上重大疾病,随之而来的经济及精神压力都是一般家庭难以承受的压力。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那么,如何解决这一困境?

有些人把幻想寄托在中国医药改革之上,就像电影结尾那样。但是医保不可能所有病都报销,而且报销也有上限;就算进入医保,那么对其他病人公平吗?这有可能再次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这样治标不治本。最终的解决办法,还是要有未雨绸缪的意识,有计划的提前购买商业保险;才能不让自己立于危墙之下,在疾病真的发生之时,有能力解决问题,不让家庭和亲人受到拖累。

而且,相比富豪,普通人抗风险能力相对很弱,才更需要一份商业保险。

接下来介绍一款产品:

加裕智倍保,凭借市场首创父母身故豁免缴付保费保障及配偶身故豁免缴付保费保障等特点,作为一匹黑马进入港险市场。堪称性价比之王。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面对大病,除了骂药贵,怼制度,我们还能怎么办?

牛交所是一站式海外理财平台,也是国内第一家把海外银行理财搬到线上的中文平台。牛交所为客户接通海外公募基金、美元债券、美元理财">美元理财、美元宝等外币理财产品,并提供香港保险产品的咨询服务。同时 ,牛交所也是首家实现客户资产境外银行托管的海外理财平台。

www.fundusd.com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