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理财,就选牛交所
美元理财 美元理财
扫码下载牛交所App
媒体报道 理财课堂 精选干货 公告通知 市场热点 每月总结 行业动态

中兴如何实现中兴?

牛交所 |2018-06-11

4月20日下午3点,中兴通讯董事长殷一民出现在了深圳中兴总部,召开了仅有10分钟的记者招待会。“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中兴进入休克状态。”殷一民说到。中兴如何实现中兴?

灭顶之灾

美国一纸禁令,遏住了这家拥有8万名员工公司的咽喉,中兴很有可能将面对一次“灭顶之灾”。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进口商品排在第一的是芯片,金额高达2300亿美元,几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的两倍。而且,这些芯片很大一部分来自美国。

而中兴的主营业务:无线网络产品、光传输产品、数据通信产品、手机终端产品等,90%以上都要使用国外芯片,主要供应商英特尔、博通、Acacia、高通、等都在美国的禁运名单之中。

不仅芯片禁运,禁令也包括了美国公司的软件,这意味着中兴将不能使用来自Google提供的Android系统。而在这个世界上,主流的手机操作系统,只有苹果自用的IOS和Android。

对于没有核心芯片技术的中兴,只能任人宰割;其实不仅中兴没有,目前中国至今仍然没能突破技术壁垒,中国短时间内想用国产芯片替代进口芯片,几乎不可能。

中兴如何实现中兴?

图片来自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魏少军

通过上图我们可以看到,除了移动通信终端和核心网络设备有部分集成电路产品占有率超过10%外,计算机系统中的MPU、通用电子系统中的FPGA/EPLD和DSP、通信装备中的Embedded MPU和 DSP、存储设备中的DRAM和Nand Flash、显示及视频系统中的Display Driver,国产芯片占有率都是0。

同时根据中兴2017年的财报,中兴在2017年的原材料存货价值为50.48亿元,约占2017年原材料采购总额580亿元的8%。也就是说中兴账面上的原材料只够维持生产1个月左右。

如果1个月之后中兴和美国依然没有达成和解或者商讨出解决办法,那么中兴就将面临着停产停工的严重后果,这就是殷一民所说的“休克”,即便是加上其他渠道的存货,中兴也很可能会在2个月的时间内弹尽粮绝,加上潜在的30%产品延迟交付违约金,《福布斯》杂志的评论“中兴可能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的言论,在商业层面上看,并不是危言耸听。如果没有官方的帮助,中兴要凉。

为何没有中国芯?

其实中国在芯片上的投入早已超过千亿,时间也持续了十几年,但由于中国没办法掌握核心技术,也制造不出先进的光刻机,才导致中国芯片研发停滞不前。制造不出,不能买吗?人家不卖。

为什么不卖就要从《 瓦森纳协定 》说起,《 瓦森纳协定 》于 1996 年 5 月在荷兰 Wassenaar 签订,这个协议的主要目的是用来约束成员国的常规武器和军用民用物品和技术的出口。

中兴如何实现中兴?

简单来说,二战结束后,美国不仅以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主导,还为了制约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与同盟国阻止了 “ 巴黎统筹委员会 ”,“巴黎统筹委员会”就是《 瓦森纳协定 》的前身。禁止将西方的军事、尖端技、稀有物资卖给社会主义国家。

根据瓦森纳协定,对于敏感的产品或技术,成员国之间的交易无需通报,如果成员国要将这些产品卖给非成员国,就要视情况向其他成员国进行通报。根据这份协定,限制出口的清单包括:特殊材料及相关设备、材料加工处理、电子、计算机、电信、信息安全、传感器及激光、导航及航空电子设备、海洋相关、航空航天及推进技术。(全是高科技)

虽然有些技术我们可以不惜重金购买,西方国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那些真正先进的技术,比如,光刻机,是非卖品。

光刻机是是制造微机电、光电、二极体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关键设备,光刻机的精度直接决定了芯片的制程。不仅芯片需要它,最先进的各种传感器的制造也离不开光刻机。

中兴如何实现中兴?

世界上的高端光刻机基本上被荷兰的 ASML 一家垄断,根本不卖给中国。而台积电、韩国三星的芯片产业那么发达,因为他们是 ASML 的股东,总能优先拿到最先进的光刻机。

ASML已经拥有13纳米极紫外光刻机技术,中国连193纳米浸润式光刻机还没有搞定。要是靠自己闭门造车,耗费大量的金钱不说,时间上已经刻不容缓了。

中兴如何实现中兴?

一张小小的芯片需要设计、流片、生产、封装、测试等几个主要环节,有一个环节没搞定,就会被外国捏住咽喉。目前中国擅长的是软件,而非硬件,是在各个芯片上编程,实现种种功能;但像今天这样,买都买不到,哪里还有武功可以施展?

造成这种困境也不能全怪罪于美国。

很多人都被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冲昏了头脑,忘记了高科技才是国之重器。中国企业跻身世界500强的,大多是重资产的中字头省字头基建公司、要么是国有四大行、要么就是中石油中石化,说穿了这都是利用垄断地位躺着赚钱。BATJ等巨型互联网公司并没有过高的技术壁垒,只是商业模式上的创新的应用。

中国如今的巨头企业,包括互联网巨头,都依靠模仿式创新兴盛。中国真正的原创技术非常少。国人一直强调微创新、本地化创新。从根上讲,是缺乏创新的整体机制。

再说人才方面,现在大学生的就业方向大多是收入较高的程序工程师、大数据分析、AI方向,导致高端制造业人才稀缺。

人才短缺是一方面,对于芯片研发不能一味地要求国家支持,企业投资也至关重要。企业最看重的就是经济收益,芯片行业作为高科技研发,前期投入必然很大,同时还要面临着与外国技术抢时间的问题,所以,从商业角度来说投资芯片倒不如投资区块链、共享单车之类的热门。

如何破局?

当年任正非说,中国创新难是因为缺少创新土壤。他呼吁产权保护制度和宽容精神。“科技也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东西,一个理论从突破到构成社会价值贡献需要二三十年。所以我们今天把心平静下来,踏踏实实做点事,也可能四五十年以后我们就有希望了。”任正非说。

那么如何保证科研人员埋头研究二三十年?办法很简单,只要大量资本进入制造业,房地产和互联网不再无脑火热,制造业人才收入提高,政府管控严格(汉芯丑闻),就不怕制造业没有出路。

毕竟改革开放40周年,高科技人才也不是简单地灌输情怀就能甘于平凡无私奉献自己一生,毕竟人才们也是人,都要买房结婚生孩子。

过去10年,中兴逐渐从高科技公司的光环中泯与众人,也因为如此,美国的一纸禁令就让中兴毫无还手之力。谁也不希望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愿它成为激励一批企业走上厚实成长之路的开端,中兴事件,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警醒、是机遇、是挑战。

想要使得国内的芯片产业获得真正的进步,需是自上而下,国家无疑要在各个环节做得更多。中国芯片之路,任重道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