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理财,就选牛交所
美元理财 美元理财
扫码下载牛交所App
媒体报道 理财课堂 精选干货 公告通知 市场热点 每月总结 行业动态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牛交所 |2018-11-02

今年64岁的王健林用了59年才登上中国首富的宝座,在2017年8月份之前,他的财富超350亿美元,万达总资产超过8800亿。那时候,他有200个多万达广场、十几个万达城、80家五星酒店、全球1300家影院、两家好莱坞电影公司、一家英国游艇公司、上千幅名画等等,不一而足。

但到了2017的下半年,情况急转而下。

2017年5月,万达失去志在必得的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6月,万达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遭遇“股债双杀”,当日,王健林身价蒸发39亿人民币;7月19日,万达将文旅项目和酒店资产打包出售给融创与富力;与此同时,万达也在不断抛售海外资产,宣布巨额融资的同日,万达酒店发展宣布19.19亿港元出售其在澳洲的项目公司。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现在看来,那些钱还不够,万达还在卖卖卖。


(一)

2018年10月29日晚,万达、融创中国双双发布公告,确认13座万达城的设计、建设和管理权被万达集团甩卖给融创中国,而融创中国为此要花费62.81亿元。待本次交易事项全部完成后,融创将持有万达文化管理100%股权。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早在2017年7月份,万达集团把上面提到的13各万达城项目的91%权益以438.44亿的价格出让给了孙宏斌控股的融创中国。现在,万达再把剩下的9%权益继续甩卖,这意味着13座万达城以后再与万达集团没有关系。同时,这也是中国房地产历史上交易金额最高的并购,没有之一,总计耗资501.25亿元,相当于融创2017年全年净利润的近五倍。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万达城可谓是集中了万达全部的优势资源,单说投资就高达3千亿人民币,而比钱更难搞定的是协调万达城项目的土地和政府关。据悉,万达城拿地的价格基本是市价的1/3,如此优惠的土地价格,相当于为万达创造了巨大的前期利润。如今20座万达城一下被变卖13座,可想而知,万达有多么缺钱了。

万达如今的内忧外患,可以说很大部分是由于之前的大马事件引起的,联系一下前几天的消息——10月24日,全国工商联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大众熟悉面孔的马云、马化腾、任正非、李彦宏、俞敏洪、曹德旺,甚至连股价跌破发行价的小米董事长雷军都位列榜单,但是同样名声赫赫的刘强东、王健林却连100人的大名单都没有进入。刘强东大概率是因为桃色丑闻,而王健林应该是关于大马城的诛心之举了。

在这件事情上,王健林做了一个错误的抉择,使得万达一下子跌进了万丈深渊。大马城项目是吉隆坡中心区域单一最大、未开发的完整地块。当时中铁和日本东JR都是中标的热门,然而意想不到的是,5月,项目被另一家中国企业以更高报价截胡了,就是万达。

彼时的王健林可能被华人首富的头衔冲昏了头脑,忘了自己资金的出处来自于政府。6月,中国银监会突然把矛头指向万达——排查授信风险,6个境外项目融资遭严格管控,万达的现金流血液突然断了。

于是,7月份,万达退出竞标。万达遭此厄运,最根本原因就是万达海外扩张太过迅猛,王健林扩充海外产业、高价收购海外资产的天量资金,来源于中国的各大银行内保外贷业务。

内保外贷是由境内的银行开出保函或备用信用证,为境内企业的境外公司提供融资担保。事实上这个业务最大的功能就是,规避外管局对于企业资本流出的审查。看起来似乎是国外银行给国外公司进行融资和放款。一旦国外子公司还不起钱,那么所有的风险将由境内的银行和境内的母公司承担。这就如同在国内背负人民币负债,持有的却是海外的美元资产,相当于把资产转移到了海外,一旦王健林跑路,就相当于这一大笔不良资产,需要担保银行承担。

自此以后,王健林开始壮士断腕。把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打包甩给了孙宏斌和李思廉,把一堆万达广场甩给了朱孟依,把长白山度假区甩给了孙喜双。卖掉6000万平米土地储备后,万达的土地储备只有1000多万平米了,这点土地储备还不如福建小房企正荣、禹洲。声称绝不套现的他,伙同儿子王思聪在万达影视的重组中套现27亿巨款,而后在国家发布境外投资资本红线后,王健林的海外投资几乎被腰斩,所持海外产业价值从2500亿缩水到500亿左右,4/5的海外资产直接蒸发。王健林还以50亿美元疯狂甩卖伦敦、洛杉矶、芝加哥、悉尼及黄金海外等一大半海外资产。

对此事,万达集团的说法是——项目规划、建设和运营管理与投资方一致,对项目发展才更为有利,所以才有了这次交易。而这与一开始万达虽出让股权,但却坚持手握经营权的方向相悖。


(二)

大厦不会轰然倒塌,在功亏一篑前,总会有迹可循。王健林的流年不利,应该是从他想从电商行业分一杯羹开始。

2012年的王健林还不是中国首富,那时的他说:“到2022年,10年后,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到50%,我给马云一个亿。如果没到,他还我一个亿”。 距离这场赌局结束还有4年,但输赢从开始就已经注定。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在一个小目标的赌注下,万达风风火火搞起了电商事业。电商依附于万达旗下,王健林希望建立的是具有万达特色、能够接入万达线下庞大客流量的O2O模式,万汇网应运而生。

到了2014年8月,王健林引入强援。万达、腾讯、百度联手砸下50亿,成立万达电商公司。其中万达持股70%,百度腾讯各占15%,号称要打造全球最大O2O电商公司。

但这桩巨头联盟来得实在太晚,当时的淘宝、聚美优品、京东等电商都已积攒海量用户,加之这仨巨头都缺乏电商基因,腾讯、百度也没全情投入,万达电商也就没有了下文。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2年之后,项目宣告失败。万达发布声明称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飞凡网一直由万达出资,腾讯和百度并未投入任何实际资金。 三巨头就地解散。

2个月后,网科集团成立,原万达金融集团旗下的保险、投资业务归于新万达金融集团,而旗下的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征信公司等归于万达网络科技集团。王健林再次对电商寄予厚望, 他提出要求:万达网科的目标是“打造中国唯一的实业+互联网大型开放平台的战略定位”,网科集团要在2018年盈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整体上市—— 这也被定义为万达的“第四次转型”。

2017年万达年会之后,网科停止了全部业务。2018年5月,万达、腾讯、高朋三方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打造全球领先的线上线下融合新消费模式。合资公司的股权分布为:万达商管集团占股51%;腾讯占股42.48%;高朋占股份6.52%。至此,动荡了很久的万达网科终于收场,把未来交给了腾讯。

也许是万达的电商之路走得太过坎坷,王健林又把重心放到了老本行房地产之上,这是人之常情,就像小孩子在外面受到欺负总想着回家一样。但是王健林却做了错误的决定,就是上文说的巨额投资海外资产。


(三)

融创接管万达文旅可以说是进一步宣示了万达走轻资产之路的决心。卖资产还银行钱不仅是王健林割肉给上面展示姿态,也同样是为了万达的转型。早在2014年,王健林就提出了要向轻资产转型,这次甩卖周期也许就是他等待的契机。

重资产模式就是建设一个大型万达广场,旁边配套建设一些写字楼、商铺、住宅等,把配套物业进行销售,用销售产生的现金流投资持有的万达广场,万达广场建成后自己持有经营,全部租金收益归万达。

轻资产则是在投资建设万达广场的项目中,全部资金由别人出,万达只负责选址、设计、建造、招商和管理,所产生的租金收益万达与投资方按一定比例分成。但投资者只有拿分红的权力,无权对经营插手。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万达2018商业年会上,万达高管介绍,目前万达广场数量已经发展到了285个,品牌租户数量达到了17000个。其中三四线城市万达广场就有167个,占比58.6%。在轻资产战略下,万达还有一个清晰可见的方向,就是在向四五线城市下沉过程中逐渐习惯于合作模式。比如,万达在山东的一系列布局中,滕州保利万达广场项目是万达和保利合作,在青岛建设的万达广场就由万达集团和青岛青特置业合作开发;聊城和日照的万达广场也是由合作方拿地,万达负责开发运营。

万达的优势在于政府资源、强大的品牌影响力以及运营经验,可用优惠的价格拿到土地,协调地方政府关系;这样一来,万达的资金压力大幅减小,收益也不会受到巨大损失,空手套白狼般的买卖,谁不想做呢。王健林曾说:“做轻资产这种只赚不赔的买卖,绝对是上策。”

万达5年计划的KPI定的很高,要在5年内把7000万平米销售物业消化掉。这意味着五年内万达商业地产将去房地产化,转型为一家类似于酒店管理公司,只做服务,完全轻资产化。

不过,想要完成KPI,难度也是很大。

在孙宏斌和王健林交接权杖的过程中,还有一个话语权颇重的第三方——地方政府。

前8个或已开业或将建成的万达城,在2017年10月11日之前即将91%的大股东变更成融创。但对于那些到2020年,甚至2021年才能建成的万达城来说,当地政府的关系较难协调。毕竟,政府在引入万达城时,给予万达的土地价格极其优惠,有时连市价的1/3都不到。

万达的商业信誉、资金实力、开发运营才是地方政府愿与其合作的关键。项目还没建好,万达退出了,换谁都会担心。而且融创的资金实力、负债压力、企业信誉,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项目风险,都值得慎重再三。面对外界的质疑,万达声称剥离文旅项目与轻资产战略目标一致。但卖得这么快、卖得这么便宜,其实万达是被迫在合理规划前就走上了轻资产道路。

万达这种航母级别的大企业想要调整船头的方向,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这次万达甩卖文旅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可以看成这是万达甩卖资产周期中的一个小节点。王健林这种级别的企业家的一个决定,赌上的往往是企业十年或者二十年的方向,万达割舍房地产转而轻资产,这一步正确与否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2018年是万达成立30周年,王健林曾在年初年会上说:“三十而立,三十年也是世界长寿企业的新起点。”临近年尾,万达能否有所破局,还要看王健林是否能一如既往的命硬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