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理财,就选牛交所
美元理财 美元理财
扫码下载牛交所App
媒体报道 嘉宾直播 精选干货 公告通知 市场热点 每月总结 行业动态

海外对冲基金

高频交易是量化投资领域,金融市场一颗璀璨的明星,是金融和科技发展的结晶。近年来高频交易的快速发展引起了市场极大的兴趣。关于高频交易,一直缺乏一个严格的定义,这里引用欧洲证券监管委员会的定义:高频交易是自动化交易的一种形式,以速度见长,它利用复杂的计算机技术和系统,以毫秒级的速度执行交易。

海外高频策略的代表主要有这四家:D.E Shaw(德邵基金)、Two Sigma(双西投资)、Citadel(城堡投资)、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文艺复兴)

1、D.E Shaw(德邵基金)


图片来源:D.E. Shaw &Co官网

D.E. Shaw &Co成立于1988年,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对冲基金公司。公司拥有1700多名员工,总部位于美国纽约,并在欧洲和亚洲都设有办公室。D.E. Shaw &Co以定量分析作为主要交易策略。截至2016年7月1日,公司总投资规模达到了380亿美元以上。

D.E. Shaw &Co在业界以定量交易的专业性著称,这还要从公司创始人背景说起。D.E. Shaw &Co的创始人是美国著名数学家、生物及计算机科学家大卫·肖。大卫·肖拥有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学士学位,并在1980年取得了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学位。之后他加入了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部,期间主导了大规模并行计算的研究。在1986年,他加入摩根斯坦利担任自动分析交易技术部门副总裁,领导了公司自动化交易系统的开发。

两年后,肖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D.E. Shaw公司。肖率先应用计算机来收集股票价格变动信息,并借助复杂数学模型来探索金融市场的无效性。肖所做的不是根据行情走向建仓,而是找出不易察觉的市场趋势或定价异常,并利用这些差异和变化来获取投资回报,这就是“定量分析”投资模式。他借助自己建立的复杂数学模型,从金融市场的细微差异和瞬息变化中,寻求投资机会。正是由于他在量化交易领域的先驱角色,大卫·肖被财富杂志冠以“定量分析之王”的称号。 

D.E. Shaw &Co寻求在全球资本市场进行投资,来为客户获取丰厚且可持续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作为量化投资的先驱,公司在权益、期货和期权方面有着较大的优势。近年来,公司也非常注重那些需要基本面分析和投资经理个人经验的领域,比如信贷、能源和宏观投资。

D.E. Shaw &Co的投资策略可以分为两大类别:

1)另类投资,这种策略强调绝对收益,与传统资产相关性较低。这类投资在公司总投资资本中超过了260亿美元。D.E. Shaw &Co的这类投资始于1989年,包含了一系列大的核心多策略投资及具体投资策略的产品。

2)相对收益和全球大类资产投资,这种偏看多策略专注于主要的和流动性佳的资产类别,主导了公司超过120亿的投资。D.E. Shaw &Co的相对收益策略,寻求通过量化手段来超越标准基准并进行多元化配置。公司在2000年开发了一种采用系统化投资流程的基准相对策略,可以让机构投资者自行定制针对特定指数的配置比例。在2013年,公司又开发了一种在全球各大资产类别间进行灵活配置的自由策略,并通过alpha机会选择进行增强。

成立至今20余年,D.E. Shaw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从初创时的2800万美元增至当前的380亿美元以上,巅峰时期更达到了400亿美元。公司的旗舰基金Oculus在2015年收益率接近8%,是当年表现最好的的对冲基金之一。

D.E. Shaw &Co近年来在上海和东京开设了办事处,以拓展亚洲业务。公司的上海办事处重点关注中国的收购机会。

2、Two Sigma(双西投资)


图片来源:Two Sigma 官网

Two Sigma Investment成立于2001年,创始人是David Siegel,John Overdeck和Mark Pickard(已退休)。

Two Sigma的名称代表了Sigma一词的两种不同含义。小写的Sigma“σ”代表着一项投资的波动性和超额回报,而大写的Sigma“Σ”是求和的意思。

这位新晋量化王者与传统量化基金的区别体现在诸多方面。Two Sigma认为,自己并非典型的投资机构,而是同时遵循技术创新原则和投资管理原则的一家公司。自创始之日起,Two Sigma就十分强调机器学习和分布式运算的运用,而基金内部的人员构成也凸显出对技术的重视。在Two Sigma,72%的员工没有金融背景。大部分员工是从麻省理工学院、卡耐基-梅隆大学以及加州理工学院等院校的计算机科学、数学和工程专业毕业生中直接选聘的。超过1200名员工中,三分之二在从事研发工作。

在公司官网上,Two Sigma这样给自己下了定义:”超过1200人相信科学方法是最佳投资方式,用信息支撑理念,用重复试验来优化,这就是Two Sigma。

下面再来谈谈Two sigma 的两位创始人:John Overdeck 与David Siegel。两位创始人都曾经是D.E. Shaw& Co的员工,而欧文德克是D.E. Shaw的徒弟,在D.E. Shaw & Co负责整个伦敦的业务。西格尔则是D.E. Shaw公司历史上最年轻的CIO。欧文德克在16岁时就获得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银牌,同年进入斯坦福大学并最终获得数学学士学位和统计学硕士学位。1992年,刚刚毕业的欧文德克进入德邵基金(D.E. Shaw),并由D.E. Shaw本人亲自指导,在德邵基金一直做到负责风险管理部门的董事总经理。1999年跳槽至亚马逊,而后者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也曾经是德邵基金的雇员。2001年,欧文德克重返华尔街,与德邵基金另一名前雇员西格尔一起创建了Two Sigma,如今二者身价都已经超过30亿美元,并于2016年跻身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而西格尔是传统意义上的计算机极客,获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专长是人工智能,在成立Two Sigma之前曾经效力于亿万富翁保罗·都铎·琼斯的对冲基金“都铎投资”,而都铎投资是Two Sigma成立时的主要投资人,并为新生的Two Sigma提供了至关重要的免费办公场所。

欧文德克与西格尔从不掩饰自己对量化交易的崇尚,“人类投资管理人再也无法战胜电脑的时代必然到来。”凭着对数学的狂热膜拜,这两个人掌管下的Two Sigma聘用了大量的天才级分析师,通过超级计算机收集并分析各种数据,试图找出能够用来预测股票及其他证券价格走势的模型。到目前为止,Two sigma的数据科学家和系统用来进行分析的数据源超过了10,000个,各种设备动用的CPU达到75,000枚,数据库的容量高达 750TB。在过去14年中,这家对冲基金进行了的交易超过了12亿笔。

根据官网,Two Sigma要求每名开发人员每年开发出2-3个新模型,而使用模型大致涵盖四个方面的信息:

① 技术信息,例如股票成交量;
② 基于事件的信息,例如信贷机构的行动、公司并购等;
③ 基本面数据,例如公司的财务报表;
④ 第一手资料,例如特定公司或特定行业的独家资讯。

而在业界普遍认为,模型算法所使用的第四种信息,即“第一手资料”是Two Sigma得以迅速开疆拓土的主要驱动力,而“第一手资料”来源则是Two sigma通过广泛的数据源与计算机分析处理而来,在高频交易中,获得一手信息的速度是致胜的关键。

《华尔街日报》曾披露过这样一个例子,2014年12月5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点,化妆品零售商Ulta发布财报,当时股价为122美元,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成了这样:

4点0分 0.15 秒,美国商业通讯社向高频交易公司和彭博社等交易终端机发布财报新闻。
4点0分0.20 秒,高频交易公司以122美元价格卖掉 80万美元的Ulta 股票。
4点0分0.242秒,彭博社第一个发布了Ulta财报新闻;
4 点0分0.464 秒,道琼斯发布新闻;
4 点0分0.7秒,Ulta股价已经跌至 118 美元
4 点0分1秒,汤森路透发布Ulta财报新闻。

我们可以很放心地说,等到这时候,还没有任何人类交易员读完财报标题。尽管只过了 0.85 秒。

如今,Two Sigma的投资领域已经不仅限于股票,还涵盖了再保险、风险投资及做市交易商等。2008年,Two Sigma的管理规模已达46亿美元。2011年约为60亿美元。2017年年初,Two Sigma管理规模突破300亿美元,10月突破500亿美元大关。

Two sigma目前还未进入中国,但有人员从Two sigma中回国,上海锐天投资的投资总监高亢就是从那边归国。

3、Citadel(城堡投资)


图片来源:citadel官网

Citadel(城堡投资)成立于1990年,是美国最大的期权交易机构和经纪交易商之一,其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之一。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Kenneth Griffin(肯•格里芬),到现在也是Citadel的首席执行官。1987年,格里芬靠着一台传真机,一台个人电脑,一部电话和26.5万美元本钱,在他的哈佛宿舍成立了一个基金。自此开始,格里芬募集了近100万美元,吸引了对冲基金先驱Frank Meyer的注意。22岁那年,在Meyer支持下,格里芬在芝加哥市中心Loop区租下办公室,招来4位小伙伴,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Wellington Partners,专注美国、日本的可转债以及权证的交易。而Wellington Partners后来改名为Citadel,意为“城堡”。

Citadel致力于高频交易策略,这是程序化交易的一种。Citadel的电脑执行着八分之一的美国证券交易,每天的交易额达到约9亿股。其系统处理的股票数目甚至超过了纽约交易所,后者每天交易约7亿股。采用高频交易策略后,Citadel位于芝加哥的战术运营基金自2007年推出以来,涨幅超过300%。

如果要追寻格里芬为何赚得这么多钱的理由,其中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是杠杆,Citadel也是全球杠杆最高的对冲基金之一。

2008年时,Citadel运用的杠杆比例达到了8:1。随后金融危机爆发,Citadel的两支旗舰基金威林顿(Wellington)与肯辛顿(Kensington)市值下跌了55%,在短短15周内,公司资产规模缩水超过一半。Citadel的处境一度十分窘迫,处于生死存亡的边缘。2008年金融危机后,格里芬继续不断地加杠杆,Citadel旗下基金的表现也越来越好。截至2014年12月31日,Citadel的净资产管理规模为238亿美元,向SEC申报的监管资产为1760亿美元,杠杆又一次达到了7倍。

除了使用高杠杆外,格里芬在用人方面算是广聚英才。在Citadel最核心的部门数量研究部,有来自名牌大学的80多名前数学教授和天体物理学家共同开发出的数学模型,为交易员提供支持。Citadel大楼的37层有一个被称为“博士排”的区域,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布满了写满各种复杂数据公式的白板,连窗玻璃都不例外。在格里芬的办公室里,也有这种供随时涂写的白板,他常常会在上面写上一些程序代码,或是为可转换债券和抵押类证券编写定价模型。技术渗透到Citadel的每一种业务类型,并迅速渗透到格里芬新添加的业务。

Citadel旗下的基金包括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高校捐款等许多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机构投资者管理资产。公司主要运营两大业务单元:资产管理基金Citadel及世界上领先的做市商之—Citadel证券。

Citadel主要采取多种投资策略,通过基本分析和量化分析建立了严谨的投资组合和风险管理框架。股票投资策略通过自下向上的公司分析选择投资目标,构建beta中性的资产组合,获取alpha收益。

2016年表现比较好的基金是Citadel Global Fixed Income Fund(去年收益12.39%,增幅2.83%),另一只基金是Citadel Global Equities Fund(2016年增幅0.69%),此外,还有一支是其专做股票和统计套利的公司Citadel Tactical Trading(增1.07%)。

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于2010年2月5日在上海市工商局登记成立,它是Citadel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主要经营范围为从事有色金属(贵金属除外)、天然橡胶、豆粕、豆油、棕榈油、菜籽油、绿豆、聚乙烯产品、精对苯二甲酸、螺纹钢、线材以及相关产品的进出口和批发等方面的业务。

2014年3月7日,由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公司推出的一款名为“鸿鹏1期”的QDLP产品,募集资金3亿元。募集资金将投资于此前获批QDLP资格的海外对冲基金Citadel投资旗下Kensington基金。

需要提及的是,国内人才里锐天的董事长徐晓波是从Citadel那边归国的。

4、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文艺复兴)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文艺复兴)成立于1982年,位于纽约长岛,管理规模超过650亿美元。提到这家公司,不得不说说它的创始人,大名鼎鼎的James Simon(詹姆士西蒙斯)。在扬名华尔街之前,西蒙斯的另一个身份早已获得全世界的肯定,那就是数学家。他在23岁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博士学位,26岁,他离开了大学校园,进入美国国防部下属的一个非盈利组织――国防逻辑分析协会,并进行代码破解工作。在研究所那种致力于情报分析、密码破译的浓厚氛围中,西蒙斯已不自觉地被激发起了在事件的随机序列中寻找某种规律的兴趣。随后西蒙斯因反战言论而不幸被研究所开除,接着他去到纽约州立石溪大学出任数学系主任,那一年他仅30岁。后来在1982年他结合了密码学工作中的经验,创立了文艺复兴。据说西蒙斯亲自设计了公司投资上运用的最初数学模型,此后,他又把防御分析研究所的密码分析员伦尼•鲍姆请出山,后来还延揽了伯克利博奕论专家埃尔温•伯莱坎普,正是后者,与西蒙斯共同决定将大奖章基金引向高频交易。

文艺复兴科技可谓是量化交易的先锋。研究员们在数据库中运用几十年的数据进行分析、预测统计意义上证券的价格走势。如今大数据如此火热,然而在20多年前,文艺复兴科技就已经在运用大数据的概念进行交易了。一直以来公司雇佣的很多专家几乎毫无任何金融方面的背景,包括数学家、物理学家、统计学家等,在300多个雇员中超过三分之一拥有这些基础科学的博士学位。也因此,公司被称为是“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物理和数学部门”。

西蒙斯发明的独特的“壁虎式投资法”给他的投资带来了很好的收益。用西蒙斯的话说,交易“要像壁虎一样,平时趴在墙上一动不动,蚊子一旦出现就迅速将其吃掉,然后恢复平静,等待下一个机会。”无论是1998年俄罗斯债券危机,还是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西蒙斯管理的旗舰基金大奖章基金历经数次金融危机,始终屹立不倒。转战投资界“第二战场”二十年后,西蒙斯用一系列数据证明了自己的成功:1989年到2009年间,他操盘的大奖章基金平均年回报率高达35%,较同期标普500指数年均回报率高20多个百分点,比“金融大鳄”索罗斯和“股神”巴菲特的操盘表现都高出10余个百分点。即便是在次贷危机爆发的2007年,该基金的回报率仍高达85%。大奖章基金现在仅接受内部人员的认购。在2005年。公司推出以美国股票市场为主战场的小奖章基金,Renaissance Institutional Equities Fund (RIEF),用以替代大奖章基金,提供给外部人购买。该基金从成立至今也获取了不错的收益,但是还是远落后于大奖章的辉煌业绩。
forbes
上一页下一页